不得不離開故土

農村人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千方百計要離開故土。離開故土的農村人,又時刻惦記著自己的故土。

我作為一個農民的兒子,為了實現兒時的夢想,早早地離開了故土。在離開故土許多年以後,又總是懷念著故土,追憶著故土的一切往事,也寫了一些關於故土的人、故土的情、故土的景和故土的事,這是我離開故土許多年以後一個不斷返回生命記憶的過程,是我借助於鄉村世界的人與事、物與象、情與景,完成自己生命的返鄉之旅,或者也可以反過來說,借助於對個人生命的記憶,複活一個曾經給我歡樂與悲傷、磨礪與成長的鄉村世界。

我為什麼要如此細膩地用文字記錄下故土繁多的農事與鄉俗、人物與情景?為什麼我會如此沉浸於童年的春寒,以及成長中的快樂與溫馨?因為我是一個土地的出走者,從16歲離開故土、離開相親、離開父母以後,為實現自己的人生追求獨自在外闖蕩、奔波和奮鬥,經曆著與農村鄉土完全不同的生活,生存中的境遇和生活中的現實不時地觸動我的內心,所以便通過對“原鄉”的記憶,繼而追憶已經模糊了的鄉土,確認自己農家的出身。另外,就是來自生命內部的一種“鄉戀”和“鄉思”,這種“戀”與“思”,變成了一種莫名的沖動,這種沖動又變成了一串串文字,這些文字就變成了一篇篇追憶鄉土的文章,從而實現了內心與生俱在的生命與精神的還鄉之旅。

在離開農村的幾十年裏,只要看見那些年老的農民,就會想起我的父親,浮現出父親勞作的身影和童年的一些情景……記得小的時候,我常坐在杏樹下的糜盤上,望著晚歸的牛,拖著便便大腹,在姍姍歸去的夕陽中,不慌不忙邁著同樣 的步履。牛不同凡響的額頭,濡染著夕陽的清輝,兩只犄角,崢嶸突兀。漸漸,夕陽從牛的頭上,抽出了最後的餘暉,滾落在山的背後。牛“哞”地仰天長嘯,這一聲吼叫,氣吞山河,震落了杏樹的葉子。牛那魁梧的身影,隨著西墜的落日,漸漸地厚重、厚重……,直至變成了剪影,雕塑成化石,鑲嵌在簡陋的牛棚裏。在趕牛下山的時候,父親跟在牛的後邊,背著一大捆象山一樣的玉米杆,慢慢地由黃沙坡從柿子樹梁咕容下來。剛下山時,太陽離山還有那麼一大截。父親的額頭被夕陽照的煜煜生輝,額上的汗珠油油地往下滾動,一滴一滴的歎息在疲憊的土地上。父親的腰越彎,夕陽就越低,餘輝塗在父親背著的草捆上,隨著夕陽的冉冉下落,草捆越來越大,直至變成一座金黃的大山,壓在父親那彎曲的脊背上,只能看見兩條瘦弱的腿在移動著、顫抖著,太陽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地落下山去,父親也長長地歎了一口氣,艱難地把草捆從背上卸了下來,就象卸去了一座沉重的大山。父親如釋重負地坐在門前的石階上,拿出煙袋吧嗒吧嗒地抽著,煙鍋發出滋滋的響聲……這只是許多有關鄉村記憶的一個難忘的片段。 

鄉村裏的那些人、那些事和那些始終揮之不去的情景,是那麼地真切和那麼地親切,時常縈繞在我的腦海裏,深深地吸引著我,不斷勾起我的許多記憶。在我的文章裏,總是通過許多個體記憶的重現,來傳達自己對業已消逝的鄉村事物的憑吊。在這個過程中,個人的經曆與體驗,與現代社會中鄉村社會的當代命運,與一切祖輩和鄉村人的永恒生命,所有這些都與我的心緊緊貼在了一起。於是,我寫了一部《中國農民》的書,把中國社會跌宕起伏背景下的農民、農村、農業全景式地展現給讀者,讓中國人通過不同的視角全方位地了解鄉村社會和中國農民的曆史、現狀和未來,因為我要忠於我的出身,忠於在農村經曆過的一切,包括人們所羞於記憶的貧寒和饑餓。對我而言,農村的生活經曆和農民的深切感受,已經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它永遠與我的生命同在,我將無法從我的生命中將它剝離。這本書不是狹義的個人鄉村體驗,而是集中表達了中國鄉村社會中農民與土地、農民與生存、農民與現實這個沉重的主題。農民是土地的主體,生存是生命的背景,他們是鄉村社會中的起點和終點。農民與鄉村的一切生命一樣,既起源於土地,生存於土地,最終又歸葬於土地。

我在寫有關鄉村的文章,或者在寫《中國農民》的時候,心情常常是矛盾的,在溫暖裏帶著傷感,在美好中充滿惆悵。然而,鄉村的一切在我心裏都是一道風景,無數的鄉村故事,刻骨銘心的童年記憶,不幸或幸福的人物,令人感念而難忘的細節,魂牽夢繞的鄉土親情,浮現在眼前的農事與習俗……都被我用輕描淡寫的筆法,以最美好、最樸素或者最沉重的文字再現和複原出來,其中最核心的是親情和鄉情,無論是人物、情景或是風土人情,都與我構成了千絲萬縷的聯系,那是一種血脈親情的記憶,是我精神的歸所與靈魂棲息的家園。

一半存放過去一半留給未來

20141211183644_rYthP
時光如水緩緩的流著,人生的際遇讓人感懷,經過了期盼,經過了狂躁,經過了憂思,終於學會了淡然。

不再去糾結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為何變成了謊言,不再感慨為何牽著的手會不知不覺的松開,不再過問未來的路上是否還可以一同走天涯。

我深信,那些愛在愛的當時都是真的是誠的,那些關懷與掛念都是純的是暖的,這就夠了。我會珍惜與珍藏,珍惜所有的感動,珍藏所有的真誠。

閑暇時我會將那些美好拿出來翻曬,淺笑著懷念,而後繼續帶著期待與微笑前行。

緣分天定,緣來不驚緣去不怨,緣來那是上天的恩賜,緣去那是命裏的注定。緣淺是自己修煉不夠涵養不夠福分不夠,不放手只能苦自己。緣深就算真的揮霍也還會繞纏你,就算刻意驅趕也還會尾隨你,這是福份,該好好珍惜。我深信有緣自會相聚有緣定能相依,如若無緣就淡然送之。

抖落一地繁華,還身心一份最純最樸的素雅,在流光裏做個淡然的女子,笑看花開花落,笑迎朝來暮去,靜賞星月點綴的浩瀚天際。

如果可以自在就別刻意束縛自己,如果懂得自愛就別無限的放任自己,凡事得有個度。

想要的東西,值得的,努力追求,不要畏懼別人的目光,別人不是你,不會知道你真正的需求。

想扔的東西,想清楚,扔了你或許一輩子就都撿不回來了,不扔你會垃圾滿屋。所以如果是寶貝就好好留著吧!如果是累贅就狠狠心扔了吧!有舍才有得,騰出位置來留給美好與貴重入住。

流光裏做個淡然的女子,珍惜該珍惜的,放棄該放棄的,有追求但不苛求,隨緣隨意,善待他人也善待自己。

紅塵深處陌上花開

20140831003804_RwSCr

走在悠長悠長的雨巷,撐著油紙傘,踏著她曾踏過的地方,試圖尋覓她一絲的氣息,輕輕地走在青石板上,踩著滋生的芳草,走進深深的巷子,走進荒蕪的庭院,走進她曾常去的茶房!

喝一盞粗茶,想她是否也曾用這樣的茶具,品這樣的茶,是否也曾對著嫋嫋的霧氣半晌不說話?

看一幅舊畫,想她是否也曾這樣穿著素潔的旗袍,站在燈籠下,翹首張望?是否也曾坐在窗櫺下彈著古琴對映著瀟瀟雨下?

雨,細密而又均勻地落進池塘,泛起層層水花。枝椏上的老鴉偶爾發出一聲墨綠色的惆悵,掉進我的耳朵,又穿過深深的雨巷!

遠處傳來悲愴的歌聲,琴笛悠揚,韻味悠長。歌者唱:“天涯的盡頭是風沙,紅塵的故事叫牽掛”。歌聲飄進虛掩的重門,飄進長著蘭花的花盆。被工匠製成精緻的板凳,被裁縫剪成精美的絲簾,被畫師繪成精細的青花!

也許她曾經來過這裡,否則怎麼會有如此淡雅的氣息?

握著香囊,沿著小徑,觸摸著她曾離去的印痕!

柳色如煙,走進一家客棧,看著一幅歷史不曾帶走的壁畫,光學脫毛
畫裡依然有她的閒愁倦容,有她的詩情殘夢,有她的瘦影梧桐,依然有她踱步的歎息,彳亍的憂傷!

看著一株紅木,是她的唇,是她乾裂的傷痕;看著一潭清泉,是她的眸,是她無力的痛楚;看著一條遊弋的魚,是她的心,是她被歲月的禁錮;白紙窗上的剪畫,是她燃燒的夢,也是她裁下的故事。

走在江南玲瓏的街角,憋著氣息,小心翼翼地嗅著她哀怨的芬芳,立在潮濕的風裡,滋潤在紅塵中早已倦怠的雙眸。

這樣也好,見不到她清麗的面容也好。在塵煙古道,低首,尋找她散落在塵埃裡的淚珠。總算明白,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她有著和我一樣的悲傷情懷。

走在江南的小橋上,雙眸回轉,輕霧漫漫,古往今來,小鎮包容了所有人的悲歡離合、面部护理 曲終人散、成敗名裂。

驀然驚歎,她並有沒離開小鎮,更沒有離開那條長長的雨巷,她把自已擱淺在一片片青磚黛瓦,一座座亭台樓榭,一滴滴清泉之中,她的歌依舊是一把古琴,她的愁容依舊是一朵丁香,她的哭泣依舊是一段過往!

她把自已消融在了江南,使得江南才有了她的氣息,有了她的靈性!她倔強地留在老樹的年輪裡,留在雨巷的磚縫裡,留在深閨樓閣裡,也留在每一個來去江南遊子的心裡!

我輕輕地瞥了她一眼,便看見清風繞過了樹的邊緣,看見雨點掃過了鳥的嘴尖。看見水墨縹緲了江南。

也許她在重重的樓閣裡彈著琴唱著:“紅塵客棧風似刀、驟雨落、宿命敲”。也許她倚在危欄上,溶脂
吟著“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欄意”;吟著“簾外落花飛不得。東風無氣力”;吟著“日暮江南聞竹枝,南人行樂北人悲”;吟著“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也許她躲在深山古刹裡,用晶瑩的雨珠編織著夢,望著飛鳥,望著流雲,望著細雨,回憶著她兵荒馬亂的青春,低迷曲折的人生,絢麗多姿的繁華,無人問津的悲涼!

沒有人知道她在濕潤的故土裡盛放繼而又滄桑,她從遙遠的商周走到隋唐,又從明清走到走到現在,這期間經歷了多少漂泊,又見證了多少廝殺,有過多少希望,又有過多少落寞。

夜很深了也很靜

11071656553ad27c08l

橙色的燈罩,橙黃燈光暖韻中,一本泛黃的書被右手翻開。這樣,就看到了幾幅美妙的插畫:仕女采蓮;童子凝花;書生仰首……畫中的那色彩、意境其實不必細述,僅從我陳述的字面,這美妙的詩情畫境就在觀者心中漾動開來,與個人生命的曆驗、情節、情境相融合;說不定,觀者在一刹那自已進入了畫入意境深處,為人生命運感歎唏噓。

聽著身旁輕微的熟悉的鼾息,讀著《浮生六記》開卷《閨房記樂》,心中緩緩升起甜蜜意味。浴室用品 那一時刻,我感到真是幸福著自已的幸福。

合上書,關上燈,閉上眼。當我想入眠時,心卻心猿意馬起來。是呀,“浮生”,於生命,這是多麼熨貼的一個詞。我感到了輕、感受著慢、感覺著空浮的無量。覺得在這無邊的黑色中,生命是輕的,靈魂是輕的;感到身體就是一葉扁舟,緩緩地起伏著,尋找方向、尋找燈塔、尋找彼岸……這些如同情景劇的碎片,被“浮生”這個詞在當下串聯起來,把我所有的過往連接了起來。人生若夢。可是,在我要入睡入夢時,卻輾轉反側不能入寐。

就是在此狀態中,眼前又浮現出顧長衛導演的電影《立春》的一些片斷。幾位追求藝術的青年人灰暗的人生命運,勾起我心頭許多惆悵。我深知,那是與我同代人——過去的歲月裏整整一代文藝青年的命運。假如放到今天,Pretty renew 旺角
她和他們的舞臺會更大、藝術天地會更廣闊,她和他們的命運也許會重寫。可是,人生沒有假如的期許。對於她和他們的人生、命運,我沒有放在道德的經緯上來考究,如果那樣做,我感覺自已才是不道德的。

在小城幾位文藝青年中,我最欣賞的還是被小城居民詬病的跳芭蕾舞的胡老師。為了藝術,他不惜向他所衷腸的異性知音下跪請求與其假結婚,他不惜以極端的被視為不道德的方式來打破人們對他的的偏見。當他在她去探視時,他用監獄發的布鞋立起腳尖仍然面帶微笑跳舞時,我的心靈被深深地震憾著。也許在別人眼裏,選擇跳舞是他人生的不幸。可是我分明看到藝術帶給他的是快樂,他所熱愛的藝術與他的生命連結在一起。

的確,對於這個世界,我不過是一個過客。正如魯迅先生《過客》中的情境。但無論對錯,面部护理 從不言悔。這是我的生活態度。對於整個宇宙,我只不過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微塵。好在我知道自已喜歡什麼,因為什麼而快樂。這就夠了。

我數著自已的呼吸,慢慢安靜,慢慢地入眠。

讀一本書愛一個人走完一生

21_205753_2

不記得在哪本書上看見這句話,怦然心動,為了得到這份寧靜、執著與淡然,仿佛人生竟是這般的樸素和純淨,猶如一束紫藍色的”勿忘我”。

在鮮花的家族中,它的確太普通了,但紫藍卻是我深愛的顏色。勿忘我,這深情浪漫的名字以及那一抹紫藍從此深深嵌入了我的心底。早年的清明,爺爺的墓上除了潔白的菊花,就被這一層紫藍覆蓋了。

嬌妍的菊花很快就凋謝了,唯有那樸素細小的勿忘我,無論風吹日曬,依然是淡淡的微紫、默默的毫不張揚的開放。

夢想總是斑斕而純淨的。每當看見星辰隕落的時候,願景總是想起爺爺對我說天上有多少顆星星地上就有多少個人,星星掉下一顆,世人就離去一個,於是我心靈裏,純真而執拗的深信我生命中最紅最亮的星辰永遠不會隕落。

然而,雖然生命是這般的高貴尊嚴,卻又是那樣的無常和短暫。猶如那一春的妍麗,短暫的綻放,未必能期遇那懂花的人,便淒淒凋零。匆匆行程中我們和很多人無期的相遇,又無奈的分開,無論親人還是朋友。歲月如歌,知己如書,有幸際遇那相互讀懂的人,該是怎樣一種靈魂的愉悅,生命的享受啊!

於是想起許多曾經的朋友,相聚時儘管酒興未盡,談笑風生,看不出半點滄桑,願景然而酒後的笑聲正洩露了歲月匆匆、人生無常的心聲。有些雖然在同一個城市,而一次聚會之後,誰知道相聚又在何時?如同一路顛簸而來的風景,路過了,再也不會重逢。所以我一直很珍惜著。

滄海桑田,長河落日,生命之水就這樣義無反顧地向前奔騰。我終於明白親人和知己都不是常態。珍惜曾經擁有的,釋懷已經失去的。將現有的真愛沉湎於心房正中,於喧囂的塵世中給心靈以無盡的滋養,在歲月的磨礪中把一切美好慢慢釀制成一杯濃酒的沉醉,輕輕一抿,唇齒留香。猶如窗前上那一束勿忘我,幽幽地陪伴著我,於陋室的一隅無欲地綻放。

這是在一年前一個深秋的傍晚在公園的山路邊采的。花期早過,它清冷的芳菲,卻依然綻放在季節之外,時光之上。

當我小心翼翼為它憚去花瓣上的塵埃時,才發現這些細小的花朵,早已風乾了。它們遠比想像中的柔韌,一朵朵緊緊依附在枝幹上,花瓣挺立,色澤淡雅,柔美安詳,一如昨天的模樣。

文人常把青春少年比作花朵,感歎世上絕美的事物都是驚鴻一現,轉瞬即逝的。
願景然而我相信世上的每一個生命,都有她獨特的語言和品格傳世流芳。如同玫瑰表達著愛情,丁香的純潔,牡丹的華貴,山茶的質樸。而勿忘我,則是一種執著的堅守,一份永恆的愛戀,一首生命的絕唱。

勿忘我,仿佛每一個字都浸透了憂傷,我不知道她的生命裏曾演繹過怎樣淒婉動人的故事。我卻能想像她是出於怎樣的決然、怎樣的無奈,這薄如蟬翼的花瓣,在它最美麗的時刻,把自己風乾。在被人們遺忘的角落獨自枯榮,,咀嚼著孤芳自賞的甘苦,展現著不為人知的悲歡。

或許還會微笑

浮華凡塵,幾多歲月
漫漫人生,奈何幾時憂愁、幾時歡愉。。。
童年的稚氣已不在,年少總是有那麼一點輕狂,而我就這樣一步一步地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
雋景而時間也一點一點悄悄地從我身邊溜走,那些葉落紛飛的歲月、那些綠茵場上的美好記憶,到現在卻只能叫做回憶,的確那是回不去的憶。上了大學,再也沒有以前的那麼快樂,感覺又多了一份責任。玉兒說:雋景“成熟不是心在變老,是哭著還能微笑”。人生就如一張白紙,是塗鴉還是美卷,全在自己不是嗎?
單純的世界已經漸漸地遠去,我們也學會自己成長,學會在沒有父母保護的天空飛翔,雋景當我們兩鬢斑白的時候回首,或許還會微笑。
所以人生就像騎單車,要想保持平衡就得往前走……
在我的天空,那顏色似乎永遠都是那麼的平淡,唯一的一次色彩就是遇見了她,可是似乎我的命運就是這樣的不甘於平凡,總是時不時的給我提醒….
五月天唱著“為何人生會像一張紙屑,還不如一片花瓣曾經鮮豔”……

把每一個黎明看作是生命的開始

千帆過盡,我不禁想,或許我只是一葉孤舟,尋一個清靜的避風港灣,尋覓著,累了,倦了,若命裡註定無,又何必強求?花兒固執的要離葉而去,葉兒不會哀傷,它的世界還有另一片風清雲淡。落花惹人憐,只怕花期太短,顧盼,是夢的盡頭,nuskin 如新看到了一片花海,倉促中來不及挽留。縱然百花爭開,也不及一朵獨龐的霸道,一慣的高傲著,獨自驕豔,個中滋味誰人能懂?原以為旅途孤單,其實落花也是疼痛的美,它只是千百種滋味中的一味。那一刻,我想我讀懂了生命,它是心若輕雲蔽月,眼如流風回歸,美!

喜歡這句話:“誰能以深刻的內容充實每個瞬間,誰就是在無限地延長自己的生命。”把每一個黃昏看作是生命的小節。
0046faagzy6MqbOH90H37&690
生命,對於每一個人而言,只有一次,對於誰它都是無比珍貴的。不要用感傷的眼神看待過去,因為過去的就再也回不來了,聰明的人是活在當下,把握現在。每一個今天就是生命,是唯一你能確知的生命。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經久,也沒有誰可以永遠活著。每一朵花只開一次,只能享受一個季節的熱烈和溫暖的生命。它是單程路,nuskin 如新早些明白和接受這點,人生就簡單了很多。

我不要辜負!曾經拐錯的彎,走錯的路,流過的汗,滴下的眼淚,留下的傷痕,只是成全了一個獨一無二的自己。漫漫人生途,哪會不經風雨,半承雨露,半入塵埃,只要生命中還有一縷陽光,就活成一棵樹的姿態,開成自己喜歡的樣子。歲月沉澱,生命的叢林,沉思留香,拿捏好心靈的筆墨,你才能敲開快樂的窗,推開幸福的門。

不可以失望,時間安頓了我們,又迷惑了我們。保持一顆沉穩的心,心事好好收藏,不要以為捂住了嘴,它就不會流露,它會從你的眼睛裡跑岀來。不管夢想會否實現,至少夢是美好的,淒寒,只是某一瞬間的心殤,一絲淺憂,個中何嘗沒有一絲淺喜?拂去悲歡的過往,將一切歸於平淡,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會沉澱于時間的長河,守一樹花開,用銘心刻一指的溫暖。取一份雲的灑脫,水的淡然,釋懷愁緒,勇敢面對疼痛的等待,落寞的徘徊。

我是幸運的,生在如此美好的年華里。nuskin 如新縱然有寫不完的今生,訴不盡的前世,還是願用炙熱的心守護我的優雅,不媚俗,不逃避,做一個感性的人。如果用一棵樹來形容自己,或許我就是一棵鐵樹,鐵樹是樹,亦能開花,只是花開不易。若可,我的生命就是一株鐵樹,堅強且靜美,待到花開時,我的人生也沉醉在最完美,僅一瞬,驚豔了所有的時光……

生命,有種想呵護的衝動,“淡極致知花更豔,愁多焉得玉無痕?”湧動生命的色彩,平凡中的綠不是悲哀,香港如新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一樹一樹的暖……

天涯咫尺,盈一眸執念

你如晨露裡的苦丁香,與辛酸為伴,與無奈和歎息為伴。你以一顆柔弱之心,常常隱忍難以承受的痛楚。一瓣心香,一段憂傷,一寸柔腸,淡淡的嬰兒敏感憂傷中,蔓延著的那一份溫情,讓兩顆蒼涼的心,走到一起,讓我們相互靠近,相互取暖。我願做一陣輕風,拂過你的心湖,給你帶來少許的清爽;我願做路邊的一株小草,掠過你的眼眸,給你捎去些許的欣喜。 細雨霏霏的秋雨中,楓葉飄零的深秋裡。我仿佛看到,半江瑟瑟半江紅的湘水岸邊,你,靜靜地佇立著,長髮飄然,衣袂飄飄,久久地遙望北方,眼眸深處,沒有一絲哀怨,有的只是一往情深。你何談自己平淡無奇呢?何談自己微不足道呢?我知道你的不幸,知道你的善良,知道你總是以自己的善意應對別人的惡意,如水的悲涼浸透你的人生哦!遙遙天涯,茫茫滄海,我恨不能到你身邊,撫慰你的傷痛。 1436775462 你說因為認識我,你的世界變的精彩,我的心裡何等的欣慰哦!正如我們彼此的感覺一樣,縱是相隔千山萬水,歲月裡有一份期許,就不會再有淒涼,紅塵中有一份嬰兒敏感守望,心中便多了一份甜蜜。縱是不能朝朝暮暮,心靈的相通,也讓我們無憾。我不要你再受傷,渴望為你驅散臉上的倦容,為你拂去心上的疲憊,我要珍惜這一份相遇,相知。

一個桂花飄香的季節,無意中添加了你為好友。看草長鶯飛,聽潮起潮落,轉眼便是一年,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個小時。時間匆匆,如白駿過隙,慶倖的是我們有了一場不期而遇,留下了一段難忘的記憶。八月二日,我們相識的那一天,你還記得嗎? 那一天,你風趣而又知性的話語,讓我記憶猶新。我能感受到你的柔情,我能感受到你的委婉。不能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圓滿,但為有“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而欣慰,守一份情愫,純粹美好,芬芳綿甜,醉在無眠之夜,醉在繾綣夢中。

我們有太多的辛酸,我們有太多的嬰兒敏感 蒼涼,也許是上天的慈悲,把一份宿命的輪回,一場熾熱的眷戀恩賜給我們。彼此相擁,彼此依偎,相依相隨,安暖相伴,珍之,惜之。 謝謝你,我將這份深情深藏在心底,銘記那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的湘水之畔,你的潔淨,你的清新,你的婉約,你的柔情。銘記這一份柔美哀婉,淒美醉心的唯美。放逐一份情懷,釋然一份心情,將一份相遇演繹成紅塵情深,把一份感動回望成人生的千回百轉。在寂靜的夜晚,在如水的思緒裡,蕩漾起心底的漣漪,湧動一份柔軟的氣息,如夢如幻,如醉如癡,纏綿成一份永恆的美麗。

遠方的你,還好嗎?輕輕的一聲,包含了多少濃濃的深情與牽掛,漫漫長夜,我會仰望滿天的繁星,思念著你。遠方的你,還好嗎?呢喃的許智政 一語,蘊藏著多少柔柔的思念與煎熬,想著你的微笑,想著你的聲音,想著曾經的一切美好,任思緒飄蕩,飄向遠方的你。 遇見你,我從不後悔!認識你,是我一世的快樂!陪伴你,是我一生的幸福!

朋友,會帶著一副虛偽的面孔嗎

1_130524114402_1 偶有一次,我的腳步竟意外地踩出另一番心痛,由此,緊繃著的心弦便也彈奏不出任何歡快的曲調。 整個一半條街,除了用工者之外,幾乎全都是為著謀求生計而每天到此“站大崗”的“階級弟兄”。 看到他們即熟悉且又陌生的面孔,太過豐富的大腦一時間elyze效果卻又不知到底該提取哪種表情來與之面對,該選用哪個辭彙來與之寒喧。微笑著,且怕夾雜著輕蔑;嚴肅著,恐被理解成冷酷;木訥著,又會覺得有些麻木而不仁……一時間真讓我感到不知所措。因為,落迫者的心理是最敏感的,我深怕傷了這群階級弟兄的感情。 我深知道,假如我穿得過份整潔,再佯裝成一位闊綽的用工者,那麼肯定會被蜂擁而至的階級兄弟們圍得水泄不通。但在那一刻,他們雖貌似親熱,然而內心之中卻會緊繃著一根弦,他們會出於本能地排斥我這個“貴族”階級。 當然,我最怕被看成是找人幹活的,否則雖然會飽受一番熱情的擁戴,但擁戴後面的眼神卻在一貫地提高著警惕,甚至討價還價之中還會充滿著敵意。 幸虧,我的生活本色確是最接近平民了——其實,我原本就是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百姓,只不過我正在以另外一種形式“站大崗”而已。為此,與他們接近確顯得十分融洽和自然,彼此的心靈之間沒有半點隔閡。 1_130523143915_1 記得三年前幾乎也是這個季節,我家的房子正在裝修,當時我騎車來到了這“站崗一條街”時,忽然被一位陌生的女子當街攔住,她見我便問:“給我家先幹行不?”將聞此言,我開始發愣,可頃刻間便恍然大悟:我一定是被當成“站大崗”的了。俯首一看,原來我的一身elyze效果裝束恰與站大崗的幾乎沒有任何明顯的不同,所以才被誤解。雖然遭此窘迫,卻有幾分欣慰。 那一陣子,每逢鄉紳闊佬,也總會幸得一份同情和憐憫,因為我是“站大崗”的。 當然,也曾遭人輕蔑和鄙夷。那一刻,仿佛自尊心受到了嚴重地傷害。也許,我的內心深處根本缺少那些站崗兄弟的真實苦痛,所以才會為此而耿耿於懷。否則,忍氣吞聲地維持生計才是內心中全部的真情實感。 今天,我第三次經過這個有名的“站崗一條街”,滿大街的木工瓦工水暖工,還有一排排急待找到活計的清潔女工。此情此景更讓我飽嘗著一份沉重的壓抑。 從車窗望出去,一路上滿是“站崗”的工人。有坐在臺階上的,有躺在地上的,有仰臥在自己的摩托車座位上的,有紮堆在樹蔭底下閒聊或打撲克的……他們所有人的穿著一概是毫不整潔的勞動制服。每一位清潔女工的臉孔上定然沒有半點脂粉的氣息,當然也更談不上任何時髦和摩登的妝扮。

甚而至於個別的女工尚沒有機會洗一把臉便早早地來到這個“集市”上變賣自己的體力。 深不曉得,他們中間肯定會有想必會有連續幾天也難有人“請”的。他們不是乞丐,卻在以另外一種方式行乞著。他們要比那些乞丐更為困窘。當今的乞丐elyze效果十有八九是虛偽地行騙,而這些“站崗”的兄弟姐妹們卻是百分之百地忠信誠實。他們實不情願昧著良心泯著人格而求人毫無緣由地施捨,所以才懇願出一把力,以換得些許收入以養家糊口。其實,他們的心情只會比那些乞丐們更為焦急和焦慮甚至焦躁,因為,家裏人可能正在等米下鍋。 有時候,真想將自家裏的某個部分故意毀壞,然後也好給那些“站崗”的兄弟們創造一點收入的理由。 如果再分有更好一點的謀生手段,誰願穿著一套髒兮兮的衣裳整天站在露天馬路旁邊禁受著風吹日曬雨淋而渴望著一份養家糊口的活計? 實難想像,工業的革命與科技的進步,勞動力竟被“解放”成了一種難持溫飽的“悠閒”,爭取了“自由”的滋味恰是一種難言的苦痛與辛酸。 屢屢地看到這樣一幕,讓我倍感悲涼的同時,我也更加懂得現實生活的來之不易。我該當好好地珍惜,理應憑藉自己聰明才智積極地為人類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只有如此,慚愧的內心才會滋生一點塌實與安穩。